搜索
富源网 富源论坛 社会热点 求司法公正,听百姓心声
查看: 170|回复: 1
go

求司法公正,听百姓心声

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14-4-21 14:59 |显示全部帖子

                                                          深圳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国宏国际作为金融创新的企业,在经过一年多轰轰烈烈的曲折发展之后,国宏国际终于倒下了,董事长赵胜利被判刑10年,公、检、法、司完成了自己的使命,然而,国宏国际的58000个投资人怎么办呢?
  中国宏国际集团于2010年底开始筹建,起初叫“国际信贷网集团”,融资的产品叫阿莫科债券。国际信贷网集团的董事局主席是澳大利亚人罗伯特.格雷,赵胜利是董事局副主席。同时,香港的“宏高财务公司”也参与筹划和启动了该项目。宏高财务的法人代表是彭宏玉。这个融资项目开始是以宏高财务公司吸纳公众存款作为投资,然后以国际信贷网集团进行金融交易运作获得巨额利润,用于返给投资者的红利和项目建设。在这两个阶段,刘永升掌握资金总账,刘永升和罗伯特对所融资金具有支配权。由于赵胜利不懂业务,对融资速度之快,他始料不及并忧心忡忡。他多次提醒投资者要谨慎,并致使融资速度减慢下来,为此,2011年8月份至10月份,赵胜利曾经受到威胁,但他顶住了各种压力,以保护投资者的利益为重,始终坚持“取自百姓,造福百姓”的立场不动摇。
  为了规范融资,并实现融资增值,赵胜利在2011年8月至11月间,先后主持收购兼并了“国宏国际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中储融合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国嘉投资担保公司”等公司,提出了“一司两制,股东自制”的创新构想,于2011年12月初组建了“国宏国际集团”并制定了国宏国际集团的三年发展规划。从此,赵胜利开始全权负责国宏国际集团的工作,并以“一司两制,股东自制”的运作机制逐步规范了融资项目。
  2012年3月22日,深圳市警方以国宏国际集团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对该公司予以查封,同年4月9日赵胜利被刑事拘留。经过近两年时间的多次开庭,2014年3月份,深圳市福田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赵胜利有期徒刑10年。对于这样的判决结果,我们作为投资股东感到不可理解,更不能接受。
  第一、我们认为剥夺股权投资,“变相非法吸储10.8个亿”的定罪基础是不正确的。成立国宏国际投资集团深圳分公司和中俄资源投资有限公司的依据是《国务院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国发〔2010〕13号)文件精神。国宏国际被查封后,投资者度日如年,有3000多个家庭破裂,妻离子散,有自杀的,自残的、还有十几位70多岁的投资者先后含冤含恨离世。投资者不仅没有拿到投资回报,而且连本钱都一去不返,杭州市一位50多岁的投资者因为经受不住沉痛的打击而自杀,妻子翻出遗书才知道自杀的原因;湖北省十堰市一家四口被大火烧伤致残,一岁的女儿命悬一线,急需钱的时候却连本钱都拿不到,内部投资者捐款2万多元,但终究是杯水车薪;辽宁省一个投资者因为自杀摔断一条腿,勉强保住了性命。我们不禁要问:这是金融封闭造成的问题?还是赵胜利造成的问题?还是执行国务院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国发〔2010〕13号文件)造成的问题?
  我们都是股权投资,我们执行的是公司法、证券法,我们和国宏国际有股权方面的合法手续,为什么在深化金融改革的前沿深圳,金融改革试验区却剥夺了我们的股权,把股权定为非法吸储呢?深圳的股份制企业到处都是,为什么不允许国宏国际是股份制企业呢?我们强烈要求恢复投资股权,以此来降低赵胜利的定罪量刑,让他尽快出狱带领我们走出困境,减少投资损失。
  第二、赵胜利没有故意犯罪行为,为什么定罪10年?赵胜利房无一间,地无一垄,个人吃、喝、嫖、赌、贪污、挪用都没有查出什么问题。查案期间赵胜利捎信告诉投资者,如果他轻罪或者无罪释放有能力带领大家走出困境,可见他的人品道德是靠得住的。对于高回报的作法,赵胜利开始是不同意的,因为风险太大,在赵胜利思想准备不充分的情况下,少数人利用他在世界通的人脉已经启动市场,他为了降低个人回报专门召开泰国会议,个人回报逐步压低接近国家法规水平,到2011年10月份实现年回报23.8%,达到了国家规定之内,我们认为为了保护公司的持续运行和老百姓的切身合法利益,回报由高到低的过程,是逐步规范走向合法的过程,而不是由高到高,由低到高的过程,法庭在量刑过程中没有考虑这些,对赵胜利是极不公正的。很多公司都有类似现象,比如新产品的销售价格都是先高后低。金融产品的销售过程中也有很多类似的情况,今后金融改革成功后,这种现象将更普遍,比如欧盟期权交易在中国的正规运行中,2011年8月初固定回报月5%,交易回报5—8%,现在降到月固定回报2.5%,交易回报3—5%,今后市场扩大后,还将提高个人交易收入取消固定回报。期权交易在我国快速发展,没有看到司法部门打击制裁。目前市场上这类公司很多,也没有看到打击了几个,我们认为在量刑中应当考虑这个因素。
  第三、司法部门应该站在深圳金融改革试验区的高度,以人民利益和改革利益为重来对待赵胜利。现在的判决不符合金融改革的实际情况,没有体现出对改革者的支持与保护,谅解与宽容,没有体现人民法院与金融改革的配套与融合,而是各唱各的调,各吹各的号。国宏国际的主要工作是引导民间资本走向国际化投资,温州金融改革试验区,深圳金融改革试验区都有相关的内容,上海自由贸易区用倒逼来促进金融改革更说明问题,法庭对赵胜利的判决应当站在金融改革的高度来综合考虑。比如36位全国人大代表和专家学者共同建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废除非法集资罪的死刑的六个理由,充分说明非法集资、非法吸储是悬在中国老百姓头上的两把利箭,是计划经济体制下保护金融垄断的产物,保护既得利益集团的产物,只有过去某段历史时期的作用,现在它阻碍了中国金融改革的步伐,近年因此制造了很多冤假错案,导致群体性事件不断发生,造成了社会的不稳定。今天的金融改革如同上世纪80年代的包产到户,启动个体户民营经济是社会经济发展的大趋势,势不可挡,它是打破金融垄断,全面实行金融市场化,推动经济转型发展的关键。国宏国际问题的出现在当时国家新旧班子交替,金融改革初步启动,新旧观念摩擦严重的时期,是客观存在,但是法庭应该对这种改革中出现的问题,用改革的思路来评判,正确对待,准确量刑。
  第四、我们国宏国际投资者认为,对赵胜利定罪没有充分发挥金融改革的司法弹性,用公理来评判。因为法律的基础是公理,尽管金融方面的旧法律条款没有取消,新的“民间资本投资法”正在酝酿起草之中,新的金融法律体系要重新建立,对旧的非法吸储、非法集资在改革中逐步淡化,由“民间投资法”取代,因此司法部门应当为金融改革保驾护航,站在心系人民、执法为民的高度上来,充分的体现司法弹性。现在已经进入金融改革的深水区,与2012年3月份打击国宏国际的司法环境相比,现在金融改革中司法环境得到了很大的改善,中小企业社会融资由地下转入地上,很多投资公司变成了影子银行,吸储现象普遍存在,民间借贷非常活跃,我们调查山西省平陆县一个国家级贫困县,所有中小企业全部实行民间融资,各种吸储贷款的影子银行足有35家。我们虽然没有调查深圳,但敢肯定的说深圳民间融资和影子银行比什么地方都多,为什么司法不去打击呢?如果用2012年司法环境来处理现在的公开吸储、融资,不知道要产生多少冤案,可是今天没有残酷的打击现象,说明金融改革逐步趋向合理,逐步向市场化发展,国家将要逐步在改革中降低非法集资,非法吸储的司法条款。准备2015年与国际金融市场化全面接轨。在金融改革步步深入、司法环境大大改善的今天应当发挥司法弹性,应当轻判赵胜利,为什么反而重判?现在是金融改革的2014年,法院有意制造执行2011年的司法环境,对国宏国际5.8万人是极不公平的,重判赵胜利怎么给几万投资人交代?司法部门为什么不考虑深圳是金融改革试验区?对国宏国际的判决没有体现深圳金融改革先行先试,大胆创新的精神。希望法庭慎重综合考虑。
  第五、重判赵胜利,害了5.8万投资者。我们强烈要求特赦赵胜利,解救国宏国际投资者。否则,由此造成的后果,将是动乱和不安定因素。不知有多少个股东流离失所,不知有多少个股东妻离子散。不知有多少个亲朋好友反目为仇,不知有多少个冤鬼含恨死不瞑目,不知有多少个股东走在上访维权路上沿街乞讨,这就是重判赵胜利的现实与后果。这个责任谁来承担谁来管?法庭考虑过吗?中国的金融体系在全世界是靠金融垄断生存的金融体系,是坑害老百姓的金融体系,为什么要改革中国的金融体系这就是主要原因。非法吸储、非法集资只有他的历史作用,在金融改革步步深入的今天,民间投资的活跃,激活了转型发展,激活了第二轮整体改革,激活了中国金融与国际接轨。赵胜利承认他有错,但是绝对不会承认他犯大罪,判赵胜利重罪就是对5.8万股东判了重罪,是赵胜利不想看到的,赵胜利的错误与国家金融改革启动较慢、新的制度法规出台迟缓、对所犯错误有推波助澜的作用有密切关系。国宏国际投资者要求特赦赵胜利,解救58000投资者,要求深圳司法部门站在改革创新的高度,网开一面把股东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让他们过上正常的生活。
  第六、我们投资者不理解,深圳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城市,为什么会重判国宏国际赵胜利?为什么奉行一棒子打死企业的作法?没有体现出法律在改革中的客观公正性,没有体现出法律是以教育人为目的根本指导思想,重判他10年何情、何理、何法?客观公正体现在哪里?法院为什么不考虑5.8万人的切身利益呢?为什么不把判决融入金融改革和司法改革,让全国人民感受到深圳金融改革试验区的春风和阳光呢?我们是新的民营企业组织,能力素质参差不齐,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在所难免,任何企业都有一个逐步发展完善的过程,有一个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有一个矫正的过程。金融改革没有老百姓的广泛参与,就是失败的改革,即然老百姓参与了就要保护老百姓参与的积极性,不能用旧的金融司法条款来挫伤和打击,更不能给老百姓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而失去共产党执政为民的本色。重判赵胜利就是沿用旧的金融法律条款约束金融改革,民间资本没有出路,经济转型无从改起。我们强烈要求深圳司法部门站在金融改革的高度,重新审视赵胜利案子。
  我们认为: 5.8万人的经济损失不是赵胜利一个人造成的,有金融垄断体系的社会原因,也有改革不配套的部门原因,还有行业利益和既得利益集团反对改革的深层次原因,请深圳司法部门为58000个投资者着想,对赵胜利免于刑事判决或从轻判决,给赵胜利一个改过的的机会,给数万投资人一个希望,给打造和谐社会减少一些阻力,给实现中国梦增添一些力量!
                                                       
                                               

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14-4-21 14:59 |显示全部帖子
顶住

富源网 http://www.qmtworld.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Robinluoshuji%yahoo.com (请将邮件地址中的"%"换成"@")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