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富源网 富源论坛 社会热点 有证据却没人管的冤案
查看: 73|回复: 1
go

有证据却没人管的冤案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5-11 14:29 |显示全部帖子

                                                          尊敬的社会各界朋友:以下是本人父亲亲自写的一份抗诉材料,也是他亲身经历的一个冤案,希望社会能够给予关注。
  当事人:刘宝峰 现居地 辽宁省盘锦市盘山县高升镇七棵村 电话 15242787407 晚 15124272018
  抗诉材料,要求平反
  事实与理由:
  一、辽中县法院的判决与事实不符,83年严打,我遭到逼供违心无奈签字画押。
  二、我16岁时【1971年】在黑龙江省富裕县被【原告人】郭奎石诬告陷害,并关押我33天,身上的60元
  钱和6斤全国粮票全部被官方扣留,而更严重的是:因在收容审查期间遭到严刑逼供,以致造成惊
  吓患上精神病3年之久,花费医疗费4-500元左右,精神受到强烈刺激。
  三、辽中县法院只听信郭奎石【原告人】一面之词,强行定我抢劫罪,后来改为敲诈勒索罪,而事实上
  我无罪。
  原告人陷害我原因:
  一、家父与郭父因事结怨,【1958年】因小事发生殴斗致伤,那是我年仅5岁,而【原告人】郭奎石16、
  17岁。
  二、当时【1971年】我在黑龙江省富裕县车站等换车时郭奎石【原告人】相遇,交谈中得知我们曾在辽
  中县鸭鸡房大队一起居住过,并有过节 ,而我并不知情。郭奎石【原告】向我借10元钱,遭到我拒
  绝,郭奎石【原告】怒目而视,并喊道“好小子,你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我只要告你和流氓鬼
  混,官方就把你抓紧去”等等。
  三、果然,当我从街里吃饭回来刚一进候车室们,郭奎石【原告】带两名车站公安,用手一指“就是这
  小子和流氓鬼混”。就这样我被无辜关押33天。1974年8月份我精神刚见好转,就急于找郭奎石【原
  告】这个恶人算账。第一次去,郭不在家,外出未归。第二次去,郭全家已经搬走,去向不明。
  1983年7月份无意中得知郭奎石【原告】准确地址。终于找到了这个坑害我的人,怒气之下将他拳打
  脚踢了一顿,正打时,郭【原告】单位来了3个人,辽中县满都户大提管理所所长 王德仁,工人 王
  文彪、李成新。当时遭到王所长制止“你们为什么打人?怎么回事?” 我就把
  郭奎石【原告】诬告陷害我的事一五一十诉说一遍,王德仁忙问郭:“有这事吗?”郭回答:“有
  ”。还连连说:“在黑龙江因为自己当时喝醉了,才做了对不起刘兄弟的事”。正好大家都在有理
  摊开说,我问郭奎石:“我才十几岁,一个人在外地,你还陷害我,害我遭到如此大的打击,你郭
  奎石凭良心说,这是人干的事吗?应不应该赔我损失费,我打你几拳你觉得委屈,可我被关押审查
  33天遭了多少罪,挨打致使我身体肿痛几个月你知道吗?我在收容所里睡梦中常常惊醒,大喊大叫
  ,也因此被一起拘禁的犯人围打多次,后来根本不敢合眼,精神极度紧张。
  尊敬的社会各界朋友们:请你们想一想一个年仅16岁的孩子,远在千里之外的异地他乡被无辜关押
  审查,受尽折磨遍体鳞伤,吃不下饭,蹲在墙角哆哆嗦嗦,以至于被方出来精神已经恍惚,走在路
  上看见所有人都在向我哭,其实我已经精神受到强烈刺激,一病3年多,在黑山康屯医院医治很多次
  。听完我讲的这些王德仁直叹气说:“你郭奎石不应该做出这样的事来,你打算怎么补偿人家?”
  我主动向郭奎石提出包赔损失,郭奎石沉思一会说:“按理说是我造成的后果,损失费我该赔,可
  是王所长【王德仁】、刘兄弟你们不了解我的家庭情况啊,根本拿不出来4-500百块赔他医药费啊
  。”王所长说:“那你也得拿出一点诚意来吧?”
  就这样郭奎石说:“我家中有一块新买的上海手表,给刘兄弟吧。”王所长当即派 大体管理站工人
  王文彪 李成新两人去郭奎石家取来手表交于我,并因当时正处于午饭时间,郭奎石给我们拿10块钱
  【吃饭钱】,并在郭单位。王所长对我说:“小刘啊这次事是经过我赶上了给你们解决了,以后千
  别闹事了,你没打坏人,要是打坏人了要负法律责任的。”
  我当时提出让郭奎石单位以及在场王所长 王文彪 李成新出证明,内容如下:
  兹有刘宝峰被我单位郭奎石在1971年黑龙江省富裕县诬告陷害,以致关押33天。60元钱和6斤全国粮
  票全部被扣留,因关押审查期间逼供遭到惊吓刺激病重3年,花费医疗费【4-500元】损失由郭奎石
  负责,因郭奎石拿不出来这么多钱,仅用上海手表一块顶赔100元损失费作为了事,今后谁也不许再
  追究。情况属实,特此证明。
  证实人:王德仁【所长】、工人王文彪、李成新签字画押,辽中县满都户公社大提管理所盖公章。
  1983年7月20号
  奎石再次把我到公安局,说我是抢劫犯,说他是被逼的才交出手表和10块钱,
  辽中县法院根本没去下边核实调查此案,只凭郭奎石【原告】一面之词强行定我抢劫罪,判刑十年
  后再我上诉、申诉无数次,才在我在监狱已经服刑5年8个月辽中县法院才勉强改判我敲诈勒索罪轻
  微,免于刑事处分,而自我入狱,家父70岁人骑自行车两次往返辽中看守所,未能如愿看到儿子,
  回家后喝药自杀了,他老人家在临终前曾给国务副总理王震写了一封信,家父刘福民原八路军一一
  五师三五九旅【炮兵英雄连连长】【王震将军的部下】,他老人家未死在抗日战争的杀场上,却竟
  然死在了自己和万万千革命战士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新中国、儿子的冤狱上,家母也因此疯魔了,
  到处找儿子,然而他的儿子因冤上诉才在5年8个月终于再获自由。我的妻子带着三岁儿子苦苦挣扎3
  年之久,就在爹死娘疯、生活无奈的情况下和我含泪离婚,当我走出监狱的大门,茫然四顾,以不
  知去向,内心的冤苦、无家可归的酸痛使我悲伤至极,泪言难尽,,,,,
  我去了辽中法院审,判长接待的我,并给了我400块钱,还说:“小伙子,你算幸运的了,错枪毙的
  好多呢,你没死还能回来就知足吧”。
  一个错判毁了一个家庭,我要讨个说法,却没有说理的地方,很无助也很无奈,我不懂法律,多次
  去法院无果,根本没人理会,后经朋友推荐说网路面对社会大众的千万人可以看到,希望社会各界
  朋友给予建议
  谢谢各位朋友了!!!!
                                                       
                                               

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14-5-11 14:29 |显示全部帖子
楼主呢?

富源网 http://www.qmtworld.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Robinluoshuji%yahoo.com (请将邮件地址中的"%"换成"@")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