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富源网 富源论坛 情感文学 《苍山血冷秋暮寒》(九)_苍山血冷秋暮寒
查看: 71|回复: 0
go

《苍山血冷秋暮寒》(九)_苍山血冷秋暮寒

Rank: 3

发表于 2021-1-30 21:31 |显示全部帖子

  林暮亭被后山深处的一个密林中,只见汪汪凝碧的潭水暗不见底,不敢起一丝涟漪,苍松古柏高峻而的浓阴驱逐了天光云影,松涛停止了低吟,和敛翅肃立的鹫鹰一起等待一场紧张的拼搏。
  林暮亭衣衫落尽被投入潭中,冰冷的潭水瞬间刺得骨髓剧痛不已,想来北冥之水也不过如此吧,让人按捺不住想跳跃出逃。但是他知道,他不能,他只能运转内力护住心脉。可这水似乎有一种强大的吸力在吞噬他的真气,蚕食着他的内功,让他一点点地委顿、收缩、沮丧、沉沦,眼前竟出现一幕幕的幻觉:
  自从有记忆起,他就是安家的书童。幼年的他,瘦小孱弱如风雨中巢倾的孤雏,每日都在恐惧和不安中凄惶度日,生怕哪一点忍人不快被赶出家门冻饿而死。安凤霖,小时候虽然欺负过他几次,但是渐渐发现他足够聪明
概念炒作还是产业巨头,蚂蚁链的价值被高估了吗?
能帮自己作弊后竟也对他好起来,人前人后兄弟相称,有好吃的好玩的也不忘带他一份。但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那么努力安老爷就是不肯收自己为徒,唯一一次请求的结果是自己被罚跪祠堂,而安凤霖就因为为自己说了几句话被打了三十板子在床上足足躺了一个月。以后的日子里安夫人每次见他都冷着脸子,还不止一次地跟安老爷进言想把自己打发去乡下庄子里……
  第一天就在迷乱的思绪里无声无息而过。第二天不知为何,潭水竟不再冷,而是烫,烫如熔岩,让他觉得自己似乎就置身于熊熊烈焰中被一点点地焚成灰烬。昨日一天的酷刑让他的内力耗尽了大半,如今的他别说去捉释腾神鸟,只怕连安凤霖都不一定能打得过。他想起了第一次进安家藏书阁的样子。什么是浩如烟海,什么是汗牛充栋,那些曾经在书房里侍读时听到的神奇美妙的字眼今日终于得见。他一头扎进书山学海中,却如鸩毒般越读越觉得口渴。读书如大雨滂沱,天地崩塌,声势骇人。一切过后,阳光倾洒,万物灵动而葱郁。那些文字和秘籍化作了他的血肉和筋骨,化作了他的脑髓和气力,他忽而觉得自己原来也可以强大起来,也能成就一番伟业,也能俯仰无愧笑傲乾坤。
  第三天全是痛,痛得五脏俱裂,痛得连呼吸吐纳都痉挛不止,痛得筋骨粉碎成灰。再也没有什么内力,真气当然无存,丹田处如空箱一般,气海则如深渊,自己只是一个石化的僵尸。只有大脑还残存一点灵识是吗?好痛,好累,好想束手待毙,好想认命,好想解脱,好想从容赴死。
  第四天醒来时他自己都觉得吃惊,居然浑身像爬满毒虫一般奇痒难当。想抓没有力气,而且似乎动一下痒都会加重一层,那种痒不在皮肤,而是深入膏肓,火剂刮骨都不及。但是这样居然让他的呼吸和意识都清醒了过来,灵台逐渐澄明体力也渐次积蓄起来。
  第五天是辣。林暮亭以前每日跟着安凤霖走马逛灯观花赏月也颇能食辣,也很迷恋那种唇齿痛爽的感觉。今日的辣虽解了昨日的痒,皮肉虽痛楚不堪,但比起痛彻五脏骨髓来说已是轻减了许多。他可以自由地呼吸吐纳甚至运气疗伤。从前的内力虽尽泄诸外,而这潭水竟然是个灵力聚集的宝库一般,俯首尽可摘撷。前几日耗尽多少,今日可贮进多少,不泄无尽,愈积愈厚,一日内竟从潺湲小溪而成翦翦春波。
  第六天是酸,比起辣来说更好过一些。膻中满溢,气海充盈。真气如百川汇海,汪洋巨浸,可浮千里之鲲。
  第七天是甜。大功而成,身坚如铁,法密如龙。真气翻猛如虎豹,转疾似隼鹰。内力高低任意,远近纵横,心意间再无戚戚之意,肺腑中尽是天地浩然之正气。红日高升,其道大光,有容万物,至纯至良。
  带到第七天子夜时分,林暮亭如金龙腾云般一跃出潭。此时的他尽褪去了往日柔
我为什么克服不了自己的心魔
忍羞怯之色,取而代之的是昆仑的耸峙,是北地的苍劲。周身如披上了百炼的铠甲,只待提携玉龙,试问人间不平事。
  他跪倒在秋染歌脚下,“咚咚咚”叩了三个响头,抬望时额心涌血,泪落涌泉。秋染歌平静地看着他,似长沟流月,朗照乾坤,但胸臆间那曾倏忽而现的疼痛却让他几乎不能维持风雅之态。他仍像往日那样淡然道,“起来。”仿佛这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
  林暮亭却不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言辞满腹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连一个谢字都无法脱口而出。他只得膝行至秋染歌身前,将头轻轻靠在他膝盖上,泪雨如脉脉秋霖一般,如痴如醉,如醺如梦。秋染歌抬起手想抚摸一下他的头,却僵在半空中久久不曾降落,万般情愫凝成了一个定格,最终只能冷硬地将他拽起,“刑满,出去吧。”
  守在林外七天七夜不曾离去的安凤霖终于等到了林暮亭出来的那一刻,先是怔怔地仔细端详了一番,而后愧悔难当地紧紧抱在怀里,如失而复得的珍宝一般抽噎不止,久久方才放开。他屈膝刚要跪,却被林暮亭拦住了,“兄长不可。”
  “你叫我什么?”
  “你一直叫我兄弟,我自然要称呼你为兄长。怎可兄拜弟,难道兄长要陷我于不悌?”
  “好,好,兄长好,兄长好,”安凤霖激动地擦擦眼睛,平复了半天的情绪方道,“我……我从小就不懂事,多少次自己犯错连累,总是欺负你……长大后我多少次想和你道歉,就是爱面子不好意思……这次……还这么犯浑……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林暮亭宽容一笑,“我知道兄长是被沦髓之刑吓住了,不是故意的。我宁愿是自己受罪,老爷和夫人少一分心疼难过。只要兄长日后循规蹈矩,我受再多的罪也无妨。”
  当秋染歌走出密林时,七天七夜不眠不休护法的他早已神思委顿至极,走进斋室时等待他的却是师父一记响亮的耳光。
  “啪!”
  他是秋氏最优秀的弟子,从小得师父看
虽是国王无道杀僧,却倒是个真天子,城头上有祥光喜气
重连重话都不曾挨过一句。一记耳光打碎了他往日所有的骄傲和荣光,胸臆间本就疼痛的血肉如今竟如毒汁藤蔓般扩张壮大,让他几乎站立不住。
  师父推门绝尘而去。
  经此一役,安
”三藏下床扯住道:“你往那里去?”行者道“我想这桩事都是观音菩萨没理,他有这个禅院在此,受了这里人家香火,又容那妖精邻住
凤霖倒也吃一堑长一智,不再任性胡闹,也终于肯认真听教。岁月匆匆而过,一个月后,听学的众弟子习完五遁之术,便开始学习御剑术。
  通过内力真气操纵剑凌空飞行、杀敌,也是术法中的一项。拜月教中的高手可以一次御数十剑,以剑气设置屏障,对手根本不可能至于身前,而彼可远距离御敌。
  安凤霖的佩剑“银月”向来是他骄人的资本。陆澜沧也有佩剑,取名“素霓”,只不过他的剑到现在还在匣中长鸣,从不曾以霜刃示人。除了需要应酬赴宴等重大场合需剑冠周齐外,这逞凶斗狠之器他向来不碰。
  至于宋泽夜,他自然宝剑更多,身边小厮们随手拔出都是镶金嵌玉的稀世奇珍,随便一把都足以抵一个普通庄户人家十年的收成。此次听学的众弟子中只有林暮亭,到现在一把佩剑也无。安凤霖不由得急道,“怪我怪我,整体就知道闷吃闷睡,连给你佩剑的事都忘了。你别急,我这就下山给你淘换一把好的来!”
  “兄长不必费事,我自有办法。”
  “你能有什么办法?难不成还能在这山里捡一把不成?”
  林暮亭笑而不语。
  其实,他早就在山中处处留心能不能捡到奇竹嘉木自己做一把宝剑。那只还真让他遇到一根翠竹。只见这竹上半段已断掉,空留盘底般的一段竹桩,清香依旧不减,如美酒甘酪。那竹片厚有寸许,色如蓝田之玉,敲之声似洪钟大吕,触手寒似玄冰,凛凛然有金铁腾精之意。林暮亭喜不自胜,忙砍下细细镂削。
  林暮亭虽武学天资奇绝,可做起手工艺来却资质平庸。才削了没几下就划到了手,汩汩的鲜血滴到竹片上,一下子就渗了进去。万绿中一点朱红,竟似丹唇起笑一般。
  他包扎了伤口正要继续削时,秋染歌不知何时竟坐到了他身边,静静地看了他一眼,“手
消息清淡,新能源车主赛道
伤了,还要继续?”
  “无事,小伤而已。”林暮亭赧颜一笑,“怪我太愚笨了。”
  秋染歌拿过竹片和匕首,“刷刷”迅疾如雷地削起来,只见纷纷扬扬的竹屑如无穷无尽的雪花从天穹深处飘落,不多时便削成一把峻拔如碧峰耸峙,凌厉如青蟒盘旋的竹剑。只见它秋霜凛凛寒气暗暗,甫一现世,便有斩鲸刺蛟之势。
  林暮亭接过剑,欣喜不已,倒身又要拜,被秋染歌拂袖卷起,不语而去。
      ”雪雁进来回了黛玉,黛玉便叫领他进来。那婆子进来请了安,且不说送什么,只是觑着眼瞧黛玉,看的黛玉脸上倒不好意思起来,因问道:“宝姑娘叫你来送什么?"婆子方笑着回道:“我们姑娘叫给姑娘送了一瓶儿蜜饯荔枝来。"回头又瞧见袭人,便问道:“这位姑娘不是宝二爷屋里的花姑娘么?"袭人笑道:“妈妈怎么认得我?"婆子笑道:“我们只在太太屋里看屋子,不大跟太太姑娘出门,所以姑娘们都不大认得。姑娘们碰着到我们那边去,我们都模糊记得。"说着,将一个瓶儿递给雪雁,又回头看看黛玉,因笑着向袭人道:“怨不得我们太太说这林姑娘和你们宝二爷是一对儿,原来真是天仙似的。没有感情的超短小实盘回来了~。机械设备行业研究周报:工程机械、制造业持续高景气,看好低估值高增长龙头。8月6日交易计划——继续防守。偶遇唐朝圣僧,寄书来此,未知的否。底部,适合介入,博反弹。

富源网 http://www.qmtworld.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Robinluoshuji%yahoo.com (请将邮件地址中的"%"换成"@")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